姬蔷薇王女の王域

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

┌第七夜の约章┐
◇转图规则◆包括各种传播媒介
※本站图片及文字禁止二次加工、转载。谢谢配合。
◇正直者之死◆出没注意
腐向。人形。吐槽集散地。
◇近期狀態◆
※努力的要給曉曉贖身回家成親。
※終於要開始學設計了於是這個人變的有些小興奮。

十八岁.漫长.夏.

记得高考结束那一天。5点17分。

我站在考场外的门房边。背带裤,套校服,和所有人说再见。

姐姐站在人来人往的巷子口。踩着满地飞扬的传单,她举着相机,对我说,嘿。



我们从不知名的小巷子里穿行而过。找车站,在公交车上嚼橡皮糖,甜到牙齿都发疼。

我们从过去的据点手拉手走过。嘲笑一家叫做“地中海”的衣服店。打电话给好喝,笑着大声的吼叫,谁迟到谁付账!

等走到车站,远远的看见他们三个人。然后指着我们说,请客!



第一次在那么正规的地方聚餐。五个人,两瓶红酒。一桌子菜。一群最小十八岁,最大二十五岁的孩子,蹲在满厅穿衬衫打领带的男人女人之间。喝的满脸红通通,然后互相嘲笑。

好喝说,今天是我和某零重新做人的日子啊。

大家一起笑,然后干杯。


我们去游戏厅,跳舞机,玩投篮,玩到手臂发酸又发疼。举着手机偷拍好喝笨拙并且也许可爱的动作,笑到打滚,然后被他抢走。五个人聚在一起,然后捂住鼻子说,唔,好大的酒气。



一路从鼓楼走到玄武湖,半夜十一点,除了情侣与钓鱼发烧友,再没有其他。

我们像横行霸道的小土匪,并排从湖边走过,一边高声唱着草泥马之歌,唱到人人侧目。

夜半的灯光从远远的对岸投射到湖面上。那么安静。那么遥远。

我们坐在湖边的木凳子上,边喂蚊子,边抬头看月亮。那么空旷的夜空,淡淡的月亮。还有湖水浅浅的腥味。

当车子开过去,我们像是一群小疯子,朝着它挥手,又跳又叫。

——嗨!你好!你好牛逼!注意安全~再见!

那样肆无忌惮。


直到走到脚都生疼,居然走到南京火车站。
白天那样喧闹的地方,夜里却乖乖的很安静。

五个人挤在麦当劳。十二点整。

然后,开始我的十八岁。




卓亚君在洛丽塔里慢慢的唱。
她说,和我跳舞吧 ,lolita。 白色的海边的沙。

我把红舞鞋轻轻的丢下。不在乎了, lolita。

都会忘记吗 ,lolita 。来不及带走的花。

努力开放了一个夏。



打电话的时候,正在看纳博科夫的洛丽塔。亨堡说,洛丽塔,我生命之光,我欲念之火。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。

326。348。117。97。73。20。

我拿笔慢慢在纸上画,算了一遍。算不出来,重新写一遍。然后继续算。

门开的声音,我知道,是爸爸跑出去了。


卓亚君还在唱,田野金黄了, lolita。舞台就快搭好了。

我丢下笔抱住被子。虽然其实我并不害怕。
家里空荡荡,地板的反光很亮。QQ突然叫起来,小宫本说,起的还真早。

我回给他一个“= =”。然后默默的流泪。


我抱住玩具牛,看着它圆圆的眼睛。
我对他说,小宫本,分数出来了耶。

然后?

然后把你手机号告诉我好不好?

……

我只听你说话好不好?我嗓子不好耶,不可以见人。

……

他指着我的签名说,二桥是谁?

我说,南京长江二桥,自杀圣地耶。

他突然就火了。他说,把它改掉,看着来火!


突然想起来早晨爸爸说,等这些事情结束,你也该出去旅游旅游吧。

突然很想收拾行李。今晚就出发。地球仪上,随便一个角落,怎样都好。


反正我十八岁。肆无忌惮,什么都不怕。



我接到好喝的电话。对我说,正在考虑卖油条还是烧饼。

同学们在群里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跳。发疯的,兴奋的,闭口不提的。我关掉他们,然后听到门响。有人进来,但不知道是谁。


我想起高考前最后一次的聚会。十一点。我们走在学校旁的大路上。妈妈气急败坏的打电话来,她说,吃饭重要还是高考重要!?

我忍住笑掐掉电话,然后和好喝一起哈哈大笑。


那是我十七岁最后一个春末。疲倦,怠惰。并且张狂。

我的笔不会写题目。我的笔下只有赵怀衣小宝贝儿,正在绞尽脑汁的诱骗美人秦小映。

夜半的时候还会坐在床上,看着漂亮的银戒君,对他说,嘘。妈妈一定给你一个好结局。

如果灰西装只有黑衬衫才可以搭配,那么无论怎样,我都要找到最漂亮的黑衬衫给你。




好喝又一次打电话来。我说,走,继续GE嘛。开拓者,18块钱一个月,随意啦。

他也笑。他问我,想卖什么?烧饼?油条?

我比较喜欢烧饼耶。

好极了。至少我们不必担忧早餐。

我对小宫本说,半夜理发店开不开门?我去卷了它!

他鄙夷的说,你觉得呢?


然后妈妈走进来说,我们去卷头发?

我边打字边对她耸肩:4小时诶。来不及了。我才不去!



卓亚君唱,十七岁,漫长,夏。

我已经记不清了。十七岁那年,度过怎样的夏季。

我的新年份,总是从六月开始。所以十八岁,也是一样。


十八岁,漫长,夏。



—— 2009.6.24. Fin.















2009.06.24(Wed)

Diary.手記 // 留言:-0件 // トラバ-0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