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蔷薇王女の王域

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

┌第七夜の约章┐
◇转图规则◆包括各种传播媒介
※本站图片及文字禁止二次加工、转载。谢谢配合。
◇正直者之死◆出没注意
腐向。人形。吐槽集散地。
◇近期狀態◆
※努力的要給曉曉贖身回家成親。
※終於要開始學設計了於是這個人變的有些小興奮。

【给亲爱的孩子们】 苏子镜白。 [1]

先写废话:

……其实动笔有段时间了。昨天才堆完1章(你什么破速度!
给亲爱的小孩们。不只亲生的,还有不少友人的嗯……
弃坑什么的坚决禁止!
好吧我尽力……

PS. (我真不知道这个题目啥意思真的别抽我。)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苏子镜白。


1

云州首府青城,有条很出名的街道,名叫白柳巷。

据说在前朝,白柳巷本不叫作白柳巷,而是叫白丁巷。只因此地多目不识丁的贫贱百姓的缘故。

结果后来,白丁巷里出了一位权倾一时的大权臣。

这位大贵人自幼苦读,好不容易得中功名。一世摸爬滚打,才得以身居高位。功成名就之后回乡省亲,想起自己的故地名作白丁,心里便颇不是滋味。

那时是暮春时分,白丁巷旁遍植柳树,微风一起,一时柳絮纷纷。这位大贵人一见,当即大笔一挥,曰:便作白柳巷罢!

白柳之名因此而得。

时此人权势滔天,天下诸人莫不趋之若鹜,更有风水先生断言曰此地乃钟秀灵毓之宝地云云,便有城中富户迁居于此。经几番修整扩建,竟成了青城中有名的富贵地。

如今几代过去,出身于此的大贵人早已不复存在,白柳巷的名气却是留了下来。云州人再提到白柳巷,莫不联想道达官富贾、显贵世家之类。


白柳巷最东头有一座老宅,青砖灰瓦,门墙低矮。比起白柳巷的其他宅邸,甚是朴素无华。门前亦无匾额,只在六阶台阶上立了一小块石碑,上面草书二字,曰:畅意。
这便是云州苏家的祖宅。

苏家诗书传家,先前也曾出过几位朝中重臣,在本地颇具名望。只是传至本朝,已隐有衰颓之相。先代主人夫妇均早逝,只留下了两位年轻公子和一众老仆,含辛茹苦的将两位少主人养大。
世人本以为苏家至此,必定败落。然而幸好大公子争气,未及弱冠之年便搏了个功名,京城殿试上得见圣颜。一番宏论深得圣上赏识,当即便赐下官职与赏赐。一时被传为佳话。
几年以后,这位深受皇恩的苏大公子上书称不放心幼弟独居青城,自请外调任职。皇帝思虑一番,终是恩准了他的请求,命他为地方大员,前往故地青城赴任。

便是如今的云州刺史苏清泓。

“且说这位苏清泓苏大人,那可是少年才俊,年轻有为啊!且不说诗词歌赋,一应俱通,政策史论,学富五车;便是那相貌,也是生得眉清目秀、朗如日月……”

茶肆二楼雅座上,隐隐传来楼下堂座里的说书声。待说到“眉清目秀、朗如日月”二词时,临窗而坐的一位锦衣公子终于忍不住“噗”的笑出声来,压低声音道:“眉清目秀……阿泓,他们居然是这么形容你的?”
在他对面坐着的年轻公子,着一身月白长衫,只见他面庞白净,细长眼眉微挑,虽五官略显娟秀,然神情冷峻,眉目间自显一番清冷犀利之色。
听出那言语间的调侃之意,苏清泓只略略抬眼,淡淡道:“赵大人这条舌头不想要了,便尽管剜去好了。”
赵硕又“噗”的笑了,一本正经道:“民不以官为恶,可见苏大人为政之清廉。”

苏清泓蹙了蹙眉,方要开口,却见一青衣小厮急匆匆地朝自己这边来。他识得是自己府中家丁,忙开口唤道:“文疏,何事如此慌张?”

那小厮赶得匆忙,喘息甚是厉害,却仍给他见了礼,又对赵硕行礼道:“文疏见过赵大人。”
赵硕笑着叫他起来,边道:“定是你家二公子又惹了麻烦罢。”
苏清泓眉间微蹙,盯着那小厮道:“文疏,你说。”
文疏小心地瞅了一眼苏清泓脸色,这才唯唯诺诺道:“是二少爷在宣鸿居吃饭,那个,忘了带银子……”
苏清泓脸色顿时一沉,停了半晌,才沉声怒道:“胡闹!”

苏清泓才华横溢,少年得志,性情清冷淡薄,唯一能令他彻底头疼的,非苏府二少莫属。

苏府二少名白晓,年方十六岁。照他兄长苏清泓的想法,正是应该寒窗苦读的时候。按理说苏家家学渊源,再摊上苏清泓这样的兄长,做弟弟的再怎么不济,也应该是通诗晓律、遍识经籍……

……可惜苏白晓偏不。苏白晓长到十六岁, 连一本经史子集也不曾背过,遑论文章议论。歪诗倒是作过几首,不过自从被他哥罚了板子,便再也没那个胆量作了。

苏白晓虽文史不通,却爱玩乐,尤擅惹祸。十五六岁的年纪,全然小孩心性,除却苏清泓这个兄长,天不怕地不怕。祸事更是从东城一路闯倒西城——大到砸碎了古玉斋的镇店之宝,小到一盏茶泼脏了王家二少爷的袍子,总之五花八门无奇不有,直叫苏清泓又气又恼。

眼见得苏清泓又被这幼弟气的变了颜色,赵硕忍了笑意,道:“既然白晓急着找你,那便去宣鸿居走一趟好了。”
苏清泓蹙眉道:“可你要寻的那人……”
赵硕笑道:“无妨,皇城里那位……恐也是知道这位主子多难伺候的。”
苏清泓冷冷道:“赵大人,京中连下三道谕令命你寻回那人,可不是作儿戏的。”
赵硕闻言朗笑一声,连连摆手道:“阿泓你是天生劳碌命,赵某惭愧,可没那个本事去陪那位主子玩捉迷藏。”
苏清泓眉间又紧了几分,赵硕一见忙又道:“行了,你不必劝我。那位主子可是铁了心不愿被我等寻到,你我何苦徒劳?”边就不由分说拉了他起来,朝侍立在旁的文疏道:“走,上宣鸿居去!”

宣鸿居是青城内有名的饭庄,坐落在青城城东。苏清泓与赵硕两人赶到时,已是三刻钟以后了。
苏清泓眼尖,一下车马便看见苏白晓带在身边的随侍就侯在门口,忙唤他道:“微意!”
微意闻声抬头,一见是苏清泓,眼睛顿时一亮,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,边道:“大少爷!可算是来了!”
苏清泓冷冷瞥他一眼,蹙眉问道:“白晓呢?”

微意直被他瞥得缩了缩脖子,怯怯回道:“二少爷正在雅间,与一位公子吃饭呢。”

苏清泓面沉如水:“是哪家的公子?”

微意老老实实答道:“是一位秦姓公子,京城人士……呃,说是来云州省亲的。”

马车帘子猛的被掀开了,赵硕一颗脑袋直直的探了出来,沉声道:“京城来的秦公子?”

微意被吓了一大跳,惊道:“赵……赵爷?”

赵硕盯着他,道:“可是一位十七、八岁的少年?”

微意点点头,奇怪道:“赵爷怎么知道?”

赵硕没搭理他,直接跳下车来,大步朝宣鸿居内走去。苏清泓心下也了然了几分,忙紧了几步,跟了上去。
一进门便有小二迎了上来,见是赵硕与苏清泓,忙堆笑道:“哎哟赵大人苏大人,可真是贵客,快快里面请……”
苏清泓拦了他道:“苏二公子呢?”
那小二顿时了悟,忙引了他们往楼上走,边道:“苏公子在寒梅轩坐着呢,二位这边请!”

宣鸿居讲求雅意,楼上雅间处处以竹墙为屏,轻纱为帐,端的是花月朦胧。
二人方走至廊厅,便见寒梅轩前立着一名着紫色华服的少女,正左右看着,似在找什么人。见赵硕两人朝这边走来,立刻脆声斥道:“站住!你们是什么人!”

只见那少女不过十五、六岁年纪,一双细眉轻扬,眼眸亮如秋水,神情极是灵动。

赵硕脸色很是阴沉,上前几步稍稍礼了一礼,道:“臣,云州兵马都总管赵硕,见过紫桐郡主。”
那少女一惊,眼睛顿时瞪的比铜铃还大:“你!你你你你你!”

赵硕瞅着她,淡淡道:“臣惶恐,三年前臣离京时,郡主年纪尚幼,不识得臣也是常理。”

那少女瞪着他连连摆手:“你你你,认错……”

赵硕打断她道:“郡主虽不识得臣,臣却记得郡主芳容。郡主,三年未见,不知齐王殿下可安好?”

秦紫桐脸色一变再变,终于颤抖着叫道:“长……长!唔!唔唔唔!”

赵硕一把捂住了她的嘴,口气很是温和:“臣身负皇命,还望郡主不要为难于臣。”

苏清泓在旁愣了半晌,此刻才皱着眉头道:“紫桐郡主奉太后懿旨,理应在大昭宏寺祈福,怎会在此处?”
赵硕咧嘴一笑,笑得眼角眉梢全是煞气:“这可要问问里面那位了。”


苏清泓头痛的揉了揉额角。


微意在一旁听得郡主名号,早就吓得直哆嗦,赵硕再一眼扫来,慌得他忙跳起来打帘,道:“赵大人请!”

赵硕这才松开秦紫桐,大步走了进去。

掀了帘帐,未及进到内室,便听一少年道:“哼,便是被寻到又如何?不过是家父派来的随从罢了,能耐我何?”口气甚是得意洋洋。
“那是自然!”另有一人笑道:“难得秦兄来云州游玩,又与我这么投缘,可要好好快活几个月才可!”
那人听了,叹一声道:“哎,可惜那该死的贼盗,竟敢偷了本少爷的银子,否则区区酒菜,何须苏兄弟代请。”


听出那“快活几个月”的人正是自家二少爷,微意文疏齐刷刷的抹了一把冷汗。

赵硕笑了。

他无声的勾起唇角,笑得满面春意盎然。

……相识多年,苏清泓自然晓得。里面那位京城来的“秦公子”,只怕是真真正正惹毛了赵硕。

不待他相劝,赵硕便已转过屏障,大步往内室去了。

只见屋内正中的大桌上,正肆意坐着两个未及冠少年。其中一人白衣白巾,眉眼秀丽,虽面容间稚气未脱,端的有几分苏清泓的影子。正是苏家二少苏白晓。另一人烟青锦服,亦是十七、八岁年纪,皮肤白净,眼眸乌亮如星,鼻尖微翘,煞是纯然可爱。两人正高举杯盏,甚是兴致高昂。

突然有客贸然闯入,惊的两个少年像兔子一般跳了起来,笑容都凝在了脸上。

苏白晓“啊”的一声,叫道:“赵硕哥哥?”再定睛一看,只见自家兄长从后慢慢步出,顿时心知不妙。忙摔了酒杯就扑上去,拽了苏清泓袖子撒娇道:“哥!我等你好久了,你怎么才来……”

苏清泓用两根手指拎开他,冷冷道:“今晚回去,罚抄家训一百页。”

苏白晓脸都白了,颤抖着扑上去:“……哥!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苏清泓说:“一百五十页。”

苏白晓哀戚求饶:“哥我这回真知道错了……”

苏清泓说:“行书,楷书,隶书,各五十。”

苏白晓终于没声了,瑟缩着钻到微意背后默默啜泣。

此时赵硕又微笑了。

微笑着的赵硕向前踏了几步,恭敬道:“殿下。”

那秦姓的青衣公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瞅着他,仿佛恨不得在他春风拂面的脸上瞪出一个洞来。

他“啪”的甩开酒杯,颤抖着伸出一根指头,颤抖着指向赵硕微笑着的脸,颤抖着怒斥:

“你你你你,赵硕!!!”

赵硕行礼,道:“正是微臣。”

“你你你你,你怎么会在这!!”

“殿下,”赵硕笑道:“臣奉圣上谕旨,特来保护齐王殿下。今幸不辱命,终寻得殿下。您说,这可不是上天庇佑么?”

++++++++

TBC呀TBC。

2010.02.09(Tue)

Story.寫文 // 留言:-0件 // トラバ-0件

留言:

发表留言


管理者可见

引用: